国际足联再次提出不满,英国人也很生气:凯恩并没有孙兴慜那么强大!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8
  • 来源:西部体育网


莱斯特刚刚卖掉马奎尔,他急需一个马奎尔的替代者,马奎尔已经考虑以4000万美元的价格签下布赖顿后卫邓克,这个价格在转会市场上是1000万美元,溢价是三倍。这也使得莱斯特在马奎尔的账户奖金几乎付之东流。当然,布莱顿并没有留下他从莱斯特那里赚到的全部钱,莱斯特签下了邓克的接班人:冠军杯球队布里斯托城的后卫韦伯斯特。韦伯斯特的转会市场价值810万英镑,而实际转会费接近2000万英镑。

孙兴慜和阿里“秀恩爱”开启了新的赛季准备进行一系列的深坑交易,本质上仍属于旧时的户口光晕,而在这个一分钟几千万的新时代,这个神奇的“户口光晕”甚至已经开始影响到世界的选择。英国人不忍看:凯恩没有孙强,但孙兴慜遗憾地失去了今年世界足球先生的10人候选人名单,马刺队长和顶级品牌哈里凯恩也在名单上。其结果无疑是令人惊讶的-令人惊讶的是,坎贝德被列入了年度最佳领袖名单(而不是一辈子的世界杯)。....该隐上赛季的总进球数据比太阳好。他在24球中打进了40场比赛,比孙兴慜的52场比赛和20粒进球都要好。但孙兴慜的位置并不总是一个前锋,他只有在凯恩受伤的时候打单箭的机会,剩下的时间只能在左右边锋之间轮换。

孙兴慜与凯恩上赛季数据比较,据“谁记分”统计,上赛季孙兴慜只有12场联赛作为前锋,有8场替补比赛,7场左前锋,2名右前锋和2名前腰部。波切蒂诺完全把他当作黄金油,他不得不继续让位给凯恩、阿里等当地客户,不认为战术位置与实力相符。不过,孙兴义在接近凯恩的情况下完成了进球,比凯恩还多了9个助攻。最重要的是,在英超冠军杯冲刺中,凯恩再次受伤,这是孙兴慜的三球逆转曼城,以及小卢卡斯逆转阿贾克斯的帽子戏法。在决赛的时候,凯恩已经从伤病中康复了,他想摘桃子,但他是平庸的。孙兴慜在上赛季欧冠淘汰赛中进了四球,而凯恩只进了一球。波切蒂诺决定在欧冠决赛让凯恩首发、小卢卡斯替补,当时就遭到了众多非议。

Talksport是一家技术娴熟的英国自黑媒体,他不愿对大英帝星施以怜悯。早在今年4月,它就写了一篇特别的文章指出孙兴慜比凯恩好:凯恩在冠军联赛对阵曼城的第一场比赛中严重受伤,Talksport指出马刺在凯恩缺席的比赛中获胜。这个比率是67%,但是凯恩的获胜率只有62%。一月份凯恩受伤期间,刚刚从亚洲杯回来的孙兴慜连续四场进球,帮助托特纳姆在七场比赛中赢得五场比赛,稳定了前四名的排名。Talksport总结说,孙兴慜是一个可以让马刺更强大的球员。凯恩的支持者认为,今年英格兰国家队在欧盟前四名中得分,国家队的表现也是有利的。但就全国表现而言,欧足联冠军贝尔纳多·席尔瓦似乎更出色(他也是英超冠军曼城的主力,比冠军自由凯恩更有说服力)。瓜迪奥拉还向他的弟子抱怨说:“这就像我们必须赢得250分,这位世界足球运动员才会注意到曼城。”“在户口背后,有没有种族问题?凯恩的选择似乎也不完全是帐簿的问题。

首先,是国际足联,不是足总。其次,本斯特林在曼城户口的得分比凯恩高,而且还有冠军奖金。为什么不包括他?事实上,种族问题仍然很严重。例如,刚加入泽尼特圣彼得堡边锋马尔科姆,就受到球队球迷的质疑。一些极端的泽尼特球迷认为球队的传统是签下白人球员,而不是像马尔科姆这样的黑人-他们曾为泽尼特队打过一个黑色问号:我不是黑人?科林·泽尼特,前俄罗斯国脚,因在酒吧里殴打亚洲人而被送进监狱,他展示了这里的种族氛围。圣彼得堡也是对中国游客最不友好的地方,他们傲慢地当面抢走了游客的钱包。国际足联一直避免出现这样的问题,也从未见过任何对类似行为的批评。这一次,种族问题已经被怀疑在其中。除了亚洲出生的孙兴慜的失败和白人皇帝凯恩的躺下,还有至少一个遗产:利物浦门将艾莉森。

当然,世界足球先生一直很少重视守门员。唯一一个接触过世界足球先生的守门员是卡恩先生,他在2002年(排名第二)。埃里森是一位罕见的国家队双冠王,他跟随利物浦赢得冠军联赛,跟随巴西赢得美洲杯,是绝对主队不断奉献的。如果没有艾莉森,利物浦将在小组赛中被米利克杀死,更不用说冠军了。当然,来自巴西的艾莉森是一名狂野的道路守门员。不像传统的欧洲守门员那样擅长篮球,他也喜欢带球,把球传给其他前锋(利物浦球迷知道),但艾莉森无疑是今年的第一个守门员,远远领先于德赫亚和库图瓦。他是年。既然如此,为什么不能选他呢?2017年,曼联门将德赫亚是一个强有力的候选人,尽管曼联在当年的英超联赛中排名第六。原因可能是曼联当年赢得了冠军联赛,但是曼联在冠军杯中使用的门将显然是罗梅罗的替补门将。

你知道,那年的欧罗巴联赛年度最佳球员博格巴没有进入最终的金球奖。在表现和荣誉方面,艾莉森无疑比德赫亚在2017年要好得多。除了来自拉丁美洲的狂野之路之外,我真的想不出更合适的理由了。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被国际足联(FIFA)强迫成为世界足球运动员候选人的凯恩(Kane)实际上已经成为了一个基准,无数球员可以以此为基准来质疑国际足联的选择:塔迪奇(Tadic)破坏了伯纳乌安联(Bernabeu Allianz)球场,贝尔纳多·席尔瓦(Bernardo Silva)和斯特林(Sterling)也提到,这些都没有国际足联似乎更关心政治正确性的其他方面,而不是更公平地选择世界足球运动员。比如选出这10位候选球员的专家评审团,就充满了世界人民大团圆的政治正确:这里有亚裔车范根、拉丁裔黑人马图拉纳、中北美人乌戈-桑切斯、欧洲主流白人(马特乌斯、卡佩罗、巴雷西、哈维),甚至还强行插进来一个新西兰人赫尔伯特……这似乎可以证明,FIFA的这份足球先生候选名单并不是种族歧视,就只是单纯的不看球或者……瞎?